风采|我校外国专家的中国故事 —外语学院俄语系托波尔柯娃老师

个人简介

   伊拉伊达·托波尔柯娃(Iraida Toporkova),语文学博士,曾经在俄罗斯及中国教授俄语,目前在我校外语学院担任俄语教师。

   近年来主要负责本科生和硕士生教学工作,教授课程涉及俄语实践教学和文学理论教学,开设学术课 《 当代俄罗斯文学与文学批评》,设计、指导毕业生论文、 组织学生文化活动; 参与当地城市的中俄文化交流活动,获评 2013 年“山东省杰出外国专家”称号;2019年6月获得“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最受欢迎的老师”称号;每年参加在俄罗斯、中国以及其他国家举办的学术会议并有学术论文发表;不间断利用回国时间参加俄罗斯著名高校如莫斯科国立大学等组织的对外俄语教师培训研修班,不断更新教学实践能力与教学理论知识。

 

我还是想寻找那个属于自己的本质

·托波尔柯娃

  人总是处于不停地寻找当中,特别是在我们这个高速发展和急遽变化的时代。在我们讨论一个职业的过去和未来的时候,除了专业知识,大概不能不提到不断地自我强化和更新知识体系的重要,我自己也是这样寻求和要求自己的。

  学习语言也就意味着学习一个国家人民的思想,特别是在中国这样有着悠远传统的国家,进行文化对比并将之学术化大概是必经之路;而俄文这样的语言不仅仅体现在我们所认为的词汇、语法、行文或者内在逻辑,它还体现在“神秘的”语调当中以及非言语交际的肢体语言当中;而不断发展的学术思想和学术方法,比如创作性思维、实践教学游戏等比较教学法可以帮助我们将语言学习引入一个新的方向。

1

图为伊拉伊达获得普希金俄语学院教学技能提高研修班结业证书

  大多数人都会有自己的个性,独特的个性帮助人们在生活中寻找自己、拓展视野。俗语说,不劳动者不得食,于我而言,教学工作并不只是意味着“面包”,它更是获得愉悦和认同的美妙过程。 不仅如此,它还意味着无限的创造与可能,尤其是可能在教学方法上取得创新。最初教授中国学生的时候,我曾遇到一系列的问题,比如学生很拘谨和害羞,怕出错,不喜欢说出自己的想法,很多初学俄语的学生见到外教都会紧张羞怯。可是语言学习是创造性的,我需要他们热情地参与和激烈地讨论,这时候我通常不会急于让学生完成某个指定的任务,而是让他们在学习的过程中慢慢适应并且尽可能关怀到每个学生的情感诉求。这个过程并非只是教师有热情与耐心就够了,还需要正确的方法论作指导,比如要了解学生语言学习的心理舒适度问题。目前,语言心理学已经是很成熟的学科了,在教学的过程中我也在不断地践行着相应的语言心理理论。现在我可以很肯定地说我和我的学生们已经合作得非常愉快了。大部分中国学生都很谦虚,觉得自己做的不够好,在这种情况下,我会更多地鼓励他们接纳自己、认同自己,好好做自己,在我眼中他们真的做得很棒了。

2

图为伊拉伊达在指导学生进行俄罗斯环舞节目排练

  而我的爱好或许帮助了我,作为一个俄罗斯人,我十分喜爱戏剧,并且在工作之余多年坚持在上海接受相对专业的表演训练。教师与戏剧表演作为职业是否具有共通性?我想,无论是实践还是传统的俄苏教学法理论都告诉我,它们是共通的。一名教师在课堂上的修养正如一名演员在舞台上的修养,在相对有限的时间里,你必须激发你所有的可能性,浸入到那几十分钟当中去,下课之后,你也可以回忆哪些需要改进,哪些需要思考,又去哪里寻找更好的学术资源帮助自己上好下一节课。如果说,在教师的自我修养方面我还想改变什么,大概我对自己的声音不太喜欢,我羡慕有音乐天分的人,渴望像他们那样对于节律,比如对中国诗歌和俄语诗歌的节律有更多的感受,不过据说音乐这个“怪物”的天分是天生的,看来我很难改变这一点了。

3

图为伊拉伊达在华东师范大学俄语课堂

   我的学生曾经跟我说过这样一句话,让我觉得很感动:学生之于老师可能是一时的记忆,但老师之于学生是一辈子的回忆。我从未想过要改变或影响学生, 但我会尽己所能地帮助他们。学生私下里经常说:伊拉伊达是一位24小时在线的老师,我把这看作一种赞美。学生有需求,我都会在我能力范围之内帮助关心他们并给予他们最大的支持。有学生第一次去莫斯科交流学习不熟悉环境,我会帮她联系我之前的学生为她提供帮助;学生们向我表达感谢,这时候我会感受到做老师被需要的幸福。很多学生在毕业之后也不仅仅是我的学生,更变成了我一辈子的好朋友。我的学生们说,难忘伊拉伊达的严格认真和对于细节的把握,大一的语音课她会一遍一遍不厌其烦地纠正语音调型,直到大家真正掌握;大二的舞台剧彩排她会反复确认细节力图达到完美的舞台效果,这几年俄语系在舞台剧大赛上优秀的成绩离不开伊拉伊达的付出;大三的高级俄语讨论课上她更是为我们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她会从新鲜的角度另辟蹊径,对于中国学生惯有的思维定势具有独特的启发作用;大四的论文指导她真的是手把手地教会了我们如何写一篇学术论文,也是从这时候开始在很多人心中播下了学术的种子;在伊拉伊达的研究生课堂上可以尽情交流自己的不同学术观点和态度。一名学生曾这样对我说:希望你在自己的教学生涯中帮助更多像我一样没有天赋但又热爱俄语的学生。

4

图为伊拉伊达参加毕业生典礼并荣获2019年“华东师范大学外语学院最受欢迎的老师”称号

   在中国教书的这些年,我经常回想起来的似乎还是这个国家的人们给了我很多爱、尊重、包容和关注——“想要更好地回报他们”,这是永远支持我好好工作的念头;很多时候,我也会想起来中国之前父亲对我讲的话:你要记住,你是俄罗斯文化的一个代表,那里的人会根据你来评价我们的国家和人民。父亲的殷殷嘱托,让我更加明了自己传播俄罗斯文化、加深中俄文化交流的使命与责任。在教授俄语实践课的同时,我会经常为学生们组织一些课堂内外的文化活动,给他们提供感受俄罗斯文化的机会。在课堂上为学生播放一些俄罗斯电影歌曲介绍俄罗斯文化;课堂之外,组织各式各样的俄罗斯文化展示体验活动:如“谢肉节”活动、斯拉夫文化节活动、屠格涅夫诞辰200周年学术活动等等,在同学们中间收获了极佳的反馈。

5

图为伊拉伊达在斯拉夫文化节活动与俄语系师生合影

  近年来,中俄之间的交流合作持续加深,华东师范大学也不断地加强与俄罗斯高校的合作交流,并签订一系列合作协议。作为一名外籍教师,我一直在同位于我的故乡坦波夫州的坦波夫国立大学的老师们保持沟通和联系,希望为中俄教育合作贡献一份力量。华东师范大学早在2015年就与坦波夫国立大学建立了校际合作,2018年我邀请到了坦波夫国立大学国际交流办公室主任玛·玛特维耶娃(M. Matveeva)女士来我校作短期访问并与俄语系共同举办斯拉夫文字文化周活动,两校合作交流正式开启。2019年举办的暑期活动是两校培养国际化人才的实质性推进,在我的帮助下,我校大三学生张智媛获得了去坦波夫参加暑期夏令营的机会,在那里她不仅获得了锻炼俄语的良好实践机会,更为来自不同国家和地区的留学生们展示了独特的中国文化。我很高兴可以为两校合作交流略尽绵薄之力。

  我认为,只有了解了华东师范大学俄语系的历史,才能够更好地开展工作和教学。2019年年初我采访了华东师范大学的退休教师、契诃夫研究领域的专家——朱逸森和他的夫人郑文樾老师,了解到了朱逸森老师的文学翻译经历、多年来从事教学的心得体会、对俄语教师的建议以及对学生的殷切期望,从两位耄耋老人身上我感受到了中国老一辈俄语人对俄语的热忱、对俄罗斯文学的热爱,也希望自己能够成为一名优秀的俄罗斯文化传播者。

  华东师范大学俄语系的曹国维教授翻译了布尔加科夫系列作品,包括《狗心》、《不祥的蛋》、《大师和玛格丽特》等,在他翻译期间,我为他提供了帮助和支持。我希望不仅为学生讲授俄语知识,更可以为他们打开一扇认识俄罗斯的大门。在我看来,俄罗斯文学就是非常好的载体,曹国维老师的翻译可以让更多的人了解俄罗斯文学、感受俄罗斯文化,我则非常乐意做中俄文化交流的促进者,为中俄文化交流添砖加瓦。

中国的俄语学者对俄语、俄罗斯文化的了解与热忱常令我感到钦佩。毕业于华东师范大学现于上海师范大学任教的田洪敏老师和华东师范大学国际关系学院的贝文力老师常与我交换有关俄罗斯文学、俄语的不同见解,与他们的交流时常令我有耳目一新之感。我来上海任教很大程度上跟田洪敏老师有关,我们对文学理论都有着浓厚的兴趣,我们一起谈论中俄文学问题、俄语教学法、中俄两国文化的共性与特性。而从贝文力老师身上,我则充分感受到了中国俄语人对俄语的那份坚定的热爱,他的眼睛永远闪烁着光芒,外交官的经历让他更加了解如何同其他人交往相处,其待人接物的风度令人如沐春风。

6

图为华东师范大学俄语知识竞赛获奖者与评委合影

  上海是个发展日新月异的国际化大都市,在上海工作期间我更加意识到学术研究应该具有国际性。在中国工作的这些年,我的学术兴趣已经超出了我的教学范围, 比如我非常关注当代俄罗斯文学以及当代俄罗斯文学批评,当然我也从未放弃对自己的原有专业即教学法的思考,并尝试从新的学术视角,如从比较文学角度写出了系列学术论文。我多次参加华东师范大学俄罗斯研究中心举办的学术交流活动、俄语教学交流论坛以及其他高校机构组织的国际会议,与更多相关领域的学者进行切磋交流,深入了解了俄罗斯学术研究的最新动态,这都为我的学术能力提升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7

图为伊拉伊达参加斯拉夫研究学术研讨会

   一切都是彼此联系的——这一原则帮助我们绘制出世界图景的整体画面。从青岛到上海,从实践教学到理论求索,在中国的生活让我觉得格外充实。现在回头看,我也深深体会到,青岛成了我的第二故乡。正是在这个美丽的海边城市开始我新生活的一页,要是你问我生活在他乡是不是很容易的一件事情,我想如果你已经把它当作自己的家,那么这就不是问题了。我性格开朗外向、喜欢与人交往、对世界充满好奇、对一切创造性的想法都充满兴趣。我热爱摄影和艺术,生活在不同文化的国家,就会换一种看待世界的视角,我喜欢用镜头记录生活,我的作品《未来的希望》曾获得“2014外教看中国摄影展评”三等奖。用另一种眼光看待别人,当然也包括用不同的眼光来看待自己;生活、思考、感受与爱 ——完成对生命的发现。

        当然,我也会问自己,这些年我究竟改变了没有,中国是不是已经改变了我,答案是肯定的,你不可能生活在一个国家而不爱它的人民和文化;那么我是不是还是自己国家文化的承载者,答案当然也是肯定的。如果说还能突然想起并且经常会体悟到的中俄文化的不同,有趣的是对时间的感受,在俄罗斯“准时”是应该的,迟到在一定范围内是可以被允许的,可是“提前”是很难理解的事情;“时间”对于俄罗斯人来说是“顺向”的,过去的已经过去,心儿“憧憬着未来”;可是对于中国人来说,很有趣,时间好像是“逆向”的,好像过去是“未来”,他们似乎喜欢谈论“过去”多过谈论“未来”。虽说有着文化上的一些“小不同”甚至“小矛盾”,可是,我还是喜欢这个国家,这个给了我很多可能性和机会的地方,我还是会在这个美好的国家里继续寻找属于自己的本质。